@

住在养老院里的”90后“

发布时间:  来源:《中国慈善家》

 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号真实故事计划(ID:zhenshigushi1)

  截止2018年,中国已拥有超2.4亿老年人口。正式步入老龄化社会,如何正确面对长辈与自己的衰老成了摆在每个人面前的考卷,而在养老院里度过青春的90后,提前有了答案。

  水温调到微微烫手,毛巾搭在一旁,李会洁轻轻把刘秀芬的双脚放进盆里。 刚抬头想问一句“奶奶水温合适吗? ”啪地一声,一个巴掌落在脸上。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又是一个巴掌打下来。

  两边面颊火辣辣地疼,22岁的李会洁捂着脸站起来,只见刘秀芬往椅子上一靠,瞪着眼睛说: “谁让你抬头看我的。 ”

  不同于一般老人的蹒跚迟缓,89岁的刘秀芬身段漂亮,眼神明亮,依稀看得出曾经作为京剧演员的气势。 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,没人缓解尴尬,李会洁愣了几秒,强忍着眼泪蹲下去,继续为老人洗脚。

  关上房门的瞬间,辞职的念头冒出来,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辞了三甲医院的工作,跑到这来受委屈。 老同事听惯了这话,拍拍她的肩膀说: “刘奶奶这不是有阿尔茨海默病吗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你可别怪她。 ”

  在乐成养老开设的养老服务机构中,每年都会出现一批和李会洁年龄相仿的90后毕业生,其中一些人过不了多久会悄然消失,而留下来的已成为护理员中的主力。

  恭和老年公寓的院长江淑一理解孩子们的离开,刚进养老院工作的年轻人难免会经历一番怀疑挣扎。 正值青春年少的日子,突然闯入老年世界,就像高速行驶的汽车碰上减速带,不是每个人都能顺利迈过心里那道坎。

  18岁那年夏天,张雪婷和九位同学一起来到乐成养老旗下的恭和苑实习,面对的第一道坎,是给一位90多岁的陌生男士洗澡。

  交代好注意事项,前辈反复叮嘱她“这是正常的护理工作,按标准流程来就好。 ”给浴室升温,摆放洗漱用品,把换洗衣物放在床上,张雪婷一直低着头在房间里跑来跑去。 像是看出她的紧张,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温和地宽慰道: “孩子你是新来的吧,没事,我已经习惯了,你也别害怕。 ”

  时间带走胶原蛋白,交换般留下一些斑点,老人的皮肤干枯松驰,一双手颤巍巍地扶着助浴杆。 张雪婷神经绷着,紧着问老人“水凉不凉”,“是不是站不住了”,心里倒是渐渐缓和。

  在老年服务专业上课时,老师不止一次强调“护理工作不分男女”,那时张雪婷只把这话当教条听听,直到那天面对老人的坦然,她才真正理解那句“要正视人的身体”。

 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迅速接受护理工作,晚上回到宿舍,同来的姑娘叽叽喳喳地讲起白天的遭遇,有人被失智老人不小心抓了一下,有人要戴着手套帮卧床老人取便。 还有患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把自己当成年轻小伙子,对护理员说“你亲我一下,我给你十万块钱”,听得小姑娘哭笑不得。

  几年的在校学习,不足以让这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窥探到老年世界的全貌。

  截止2018年,中国已拥有占总人口比重的17.9%,超2.4亿的老年人口。 进入老龄化社会,传统家庭养老面临与子女的代际冲突,独立生活也存在许多不便之处,许多老年人主动或被迫走进专业养老机构,寻求一份妥帖的照顾。

  与此同时,也有越来越多的90后步入养老行业,与老人们相遇,仰面撞见生命另一端。

  同样的夜晚,李会洁鼓起勇气再次走进房间。 暖黄色灯光笼罩着桌子上的两片假牙,被摘掉身体的一部分,躺在床上的刘秀芬像是失去了依仗,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。 李会洁弯腰给她盖了盖被子,刘秀芬突然伸手攥住她的胳膊,嗫嚅地说了声“谢谢你,阿姨。 ”

  恍惚回到了在儿科病房工作的日子,年近90岁的阿姨,90后的她在这一刻交换了位置。 原来人老了,会变回孩子。

  想换个有“人情味”的工作环境是廖淑梅来到恭和苑的初衷。 在深圳电子厂上班的三年,每天面对的是冰冷机械。 到北京后,在宾馆当了两年收银员,客人来来去去,只有滴答的钟表声在耳边响个不停。 做了十几年住家保姆的母亲劝廖淑梅尝试一下去养老院工作。

  刚来的日子像是进入了“世外桃源” ,恭和苑建立在朝阳区双井街道的背巷,周围环绕着繁华的商圈和热闹的学校,这里闹中取静,独享一份安逸。 环境也是难得的宽敞明亮,楼顶有个小花园,正午阳光会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洒进来铺满地面。

  时间在这里流逝的格外缓慢,一到饭点,老人们三两一对地踱步走进餐厅,走廊里弥漫的都是家常饭菜的味道。 廖淑梅刚满24岁,老人看见孙子辈的护理员总是格外关心,手里揣个水果都要硬塞给她。

  工作也开始变得有生趣,恭和苑经常组织老人们开展文艺活动,每天下午伴着跳交谊舞的爷爷奶奶,画画、写书法的老人,一颗心柔软地安定下来,廖淑梅在这一待就是五年。

  去年七月,她被调到附近的恭和老年公寓工作,放假时还总惦记着回恭和苑看看。 她能细数出在这照顾过的每一位老人,住在311房间的是一对夫妻,70多岁的爷爷奶奶每天牵着手出双入对,常羞涩地对她讲起当年恋爱的甜蜜。 日夜相伴四五年,得知廖淑梅要走那天,夫妻俩舍不得这个贴心的小姑娘,一边嘱咐着“千万注意身体,有空就回来看看”,一边低头抹着眼泪。

  养老院的生活还时常洋溢着与众不同的热闹。 有阵子一到下午两点,恭和老年公寓的活动室里就会排起长队,那是张清伟的“特约出诊”时间。

  90多岁的张清伟穿着白大褂,一丝不苟地坐在桌子前,听诊器插在胸兜里,面前摊着写满字的本子。 40多岁的中年男人捧着啤酒肚笑呵呵地问: “医生你看我这肚子几个月了? ”张清伟丝毫没有恼怒,仔细为男人检查起来。

  犯糊涂前,张清伟曾是协和医院知名的妇科大夫。 时间让他忘记自己早已退休多年,住到养老院后总说还有病人等着他,闹着要回医院出诊。 护理员没办法,只好借来医生的白大褂,每天下午组织老人去“看病”。

  实在忙不开的时候,李会洁会给张清伟房间的座机打电话,装作医院的人嘱咐他: “主任,明早九点我去接你开会,你今晚好好休息,才有精神讲课”。 张清伟每次听了这话都立马整理好手提包,抓紧时间洗澡睡觉,乖乖地躺在床上等人来接。

  逐步脱离社会身份,和过去四五十年熟知的工作挥手告别,儿女无法时常陪伴在侧,帮助老人适应突如其来的荒芜,也是护理员的重要工作。

  张清伟的出现轻轻打消了李会洁离开的念头。 从天津中医药大学护理系毕业后,李会洁成为三甲医院的儿科护士,害怕过上一辈子配药输液的工作,几个月后她选择了逃离。

  “目前每3.6个成年人要承担一位60岁以上老人的赡养工作,我们的社会需要更高质量的养老服务”,听了从事养老业学长的一番话,李会洁满怀热情地进入养老院,每天面对的却是给人喂饭、洗澡、排便的工作。 有时老人十分钟按了七次呼叫铃,每次都只是叫她帮忙挪下腿。

  人生的劲头逐渐被琐碎磨平,同学成了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,她却像是走进另一场围城。

  找人用萝卜刻了章,盖在为张清伟准备的“退休证书”上,老人的笑容逐渐打破李会洁的困局。 平凡的工作,好像有了些意义,前任院长离职前特意把她叫到办公室,嘱咐道: “我不会离开养老行业,希望你也能坚持。 ”

  和张雪婷一起实习的同伴大多已经离开,不想在养老院里度过青春,大家转行干销售、做媒体、开店,迅速投身五光十色的世界。 有时翻翻朋友圈,张雪婷会觉得自己处于另一个世界,养老院的生活掺杂在飞速更迭的信息流里,怎么看都格格不入。

  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离不开这,老人总让她想起拉扯她长大的爷爷奶奶。

  一待就是四年多,张雪婷性格开朗,长了双笑眼,老人有事都爱找她。 ipad不会用了,她一遍遍地教奶奶点开小图标看剧。 穿着平底鞋在走廊里跑来跑去,老人把她当做小孙女疼,总冲她喊: “我不着急,你别跑摔了。 ”

  时间久了,21岁的张雪婷摸透了老人的心理,有的老人总摔东西、发脾气,她理解那是因为身体的疼痛无法纾解,别人又听不懂他们支支吾吾的话,老人心里难免着急。 个子小小的她就蹲在轮椅前缩成一团,一遍遍地跟老人商量“奶奶你要是想小便就比一,想大便就比二,我们看到了就来照顾你好不好? ”

  

  十几天前,张雪婷去参加护理大赛,负责模拟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。 被绑在床上的十分钟格外漫长,眼睛只能直直地盯着空白的天花板,余光瞄到周围人来回走动,自己却动弹不得。

  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让她止不住心慌,时间一到,她立马跳下床四处活动。

 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,这几年她见过太多帕金森老人骨骼变形,严重者最后只能佝偻着腰,看着腿部一小块空间。

岁月带来的痕迹随机

【责任编辑:】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    (5)秒

    首页   |   帮助 |   电脑版

    Copyright © 2019 中国公益网 版权所有